当前位置:首页 > 语言学习和外语教学理论


刘道义:如何有效地发展英语语言能力?



刘道义:如何有效地发展英语语言能力?

     

刘道义,原人民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课程教材研究所副所长、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

来源: 英语学习教师版

摘要:

发展语言能力是外语学科素养之一。语言能力指的不仅仅是理解和掌握英语语言知识和技能,重要的是培养运用语言表达思想进行交流的能力。然而,传统的教材和教法存在忽视语言运用的问题,加上考试的压力,过分关注词、句分析和理解,知识碎片式的语言练习在英语教学中还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作者根据新高中英语课程标准精神提出,必须在教材和教学中强调语义、语境、语篇和活动,进一步改革教材和教学,方能有效地发展学生的语言能力。

关键词:语言能力;语用;语义;语篇;活动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指出,语言能力是在社会情境中,以听、说、读、看、写等方式理解和表达意义、意图和情感态度的能力。笔者以为,这里讲的语言能力有两层含义,一是辨认、理解和掌握英语语音、词汇、语法的能力;二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学习和运用语言表达思想情感,与人沟通、交流的能力。两者均备,方能算作具备了语言能力,确切地说是“语用能力(pragmatic ability)”。前者是语言解码,后者突出语言运用,但是在教学的过程中如何使两种能力的培养有机结合起来进行,已成为当今教学改革的一个焦点。换句话说,也就是怎样正确处理语言知识与能力的问题。尽管围绕这对矛盾讨论了几十年,但是至今仍未得以彻底解决。

我国英语课程与教材研究者清楚地看到,传统的教材和教法的确存在忽视语用的问题。那时,教师把课本中的句型和课文的词汇、语法讲解清楚,指导学生完成书中的练习,就课文进行问答、听写、复述等活动就行了。而今天的课程和教材要在规定的24个话题、68个功能项目和一定量的语音、词汇、语法项目的基础上,创设多种语境的听、说、读、看、写活动,要求这些活动具有真实性、递进性、趣味性和可操作性。这样一来,教材的信息量倍增,活动量也大增,加之教材增强了弹性,提供了供选用的材料,呈现在师生面前的教学资源极为丰富。然而,相当多的教师感到教材内容太多,时间不够,于是首先保证语言知识的处理,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可以保证学生考试的成绩。其结果则是,牺牲了语言运用能力的培养。这种问题突出反映在九年级和高中三年级的教学中,为这一阶段编写的教材往往被搁置一边,以便让师生奋战中考和高考的测试题。岂不知这么做的结果,无形中浪费了许多有潜力学生的精力,让他们在题海中作重复低效的劳动而阻碍了他们潜能的发挥和水平的提高。难怪有条件的家长为了孩子得到高水平的教育,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或“国际班”,甚至送出国去求得高质量的教学资源。

教材和教学改革多年,并且还在进一步深化改革,可为什么在实际教学中难以顺利贯彻?理论上,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都认为培养语言运用能力是英语教学的目标。但是,必须承认,仍有不少教师由于教学观念陈旧,不理解语用能力培养的重要性,也不明白怎样培养语用能力。

首先,要明白决定语用能力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不单是能说出或写出符合语法的句子,需要语言知识和语言技能,还需要知道在何种语境、何时、何地、向何人用何种语言形式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从 Cohen Ishihara 所举三个小对话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道理。

1

Kumi: How are you?

Paul:  Fine, thank you. And you?

Kumi: Im fine too. Thank you.

这个对话常出现在起始阶段,语言规范,比较正式,可用于朋友之间,也可用于不熟悉的人之间。从对话本身看不出说话人的情绪和态度。学生单凭背诵这样的对话,并不一定能在不同的语境中确切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2

JoanElizabeth在楼道相遇打招呼。

Elizabeth: Hi Joan!

Joan: Hi, how are you?

Elizabeth: Oh, busy busy busy!

Joan: Mm, terrible, isnt it?

3

两位地位平等的男性同事在电梯里相遇时对话。

Matt: Hi, hows things? [sic]

Bob: Hi, good goodhavent seen you for ages. How are you?

Matt: Fine. Busy though, as always must meet my performance objectives, eh. [laughs]

Bob: [laughs] Yeah, me too. Ah well, see you later.

Matt: Yeah, bye.

第二和第三个对话尽管看不到说话人的表情、动作,仅凭他们的言语(speech act)便可以了解到他们的身份、情绪和态度。他们的言语并不十分规范,但是表达的思想情感十分到位。这就充分体现了语用能力。

基于课程标准编制的教材一般也是通过语音、词汇、语法教学和听说读写技能训练来培养语用能力的。这又与过去的教学有何区别呢?笔者以为至少要有4个“强调”:强调语义、强调语境、强调语篇、强调活动。

一、强调语义(meaning

以词汇教学为例,过去很重视课本中的词汇表,有的老师不惜用一整节课按照表内词的顺序讲解每个词的词义及其用法。现在这种教法虽不多见,但并没绝迹。而学生也多有依赖背记词表学习英语对付考试的。懂得语义学的教师就不会依靠这种枯燥而低效的方法教学词汇了。语言学家利奇(G. Leech)在他的《Semantics(语义学)》一书中,将语义划分成七种类型:1. 概念意义(conceptual meaning),指的是词的中心意义,即词典中所收录的常见意义;2. 内涵意义(connotative meaning),是概念意义以外的意义,是附加的意义,如lamb(羔羊)带有“温顺”的内涵意义;3. 社会意义(social meaning),因说话人的社会环境不同,所用的词语不同,如mummymommotherfemale parentdaddyfathermale parent用于不同的场合;4. 情感意义(affective meaning)主要指表达情感的词,除了形容词、感叹词等,还有一些词通过内涵的意思表达感情,如pig(蔑视贪吃懒惰的人),niggers(歧视黑人的称谓);5. 联想意义(reflective meaning),指那些能引起联想的词义,如用“委婉词语”washroom代替“禁忌词”toilet等;6. 搭配意义(collocative meaning),有些词虽然概念意义相近,但搭配能力不同,意义也有所不同,如 beautiful handsome 是一对同义词,但前者和 girl, woman, flower, garden, colour, village 等词搭配,而后者则与 boy, man, car, vessel, overcoat, airliner 等词搭配;7. 主题意义(thematic meaning),是说话者借助语序、强调手段、信息焦点的安排等方式来传递的一种意义,例如,We like apples best. Apples are liked best by us. It is apples that we like best. 这三个句子的意思虽然相近,但却用于不同的语境,意思的侧重点并不相同。所以,学习英语词汇仅知道其音、形、义是远远不够的。

二、强调语境(context

使用语言与人进行交往时,如果语法混乱是达不到交流的目的的,然而仅注意语法形式规则的正确而忽视语法使用规则也不行。例如,Open the window. 这个动宾结构的祈使句,学生能够记住这个句型,懂得意思,但并不意味着能够在不同的情景中正确使用。主人对仆人,上级对下级,可以直接发出这个命令,否则就会惹得对方生气或误解。对朋友、同事需要根据具体情境用不同程度委婉的语气说,Open the window, please. Would you please open the window? Would you mind opening the window? Its hot, isnt it? Why dont you open the window? 等。由此可见,这里除了语言形式规则,还有语言的使用规则,即在不同的语境中恰当使用语法的规则。因此,在使用教材教学时,满足于让学生背记课文,即使是对话课文,也不一定能真正提高学生运用语言的能力的。

三、强调语篇(discourse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语言学家把句子作为最大的语言单位来孤立地进行分析和操练,而对大于句子的结构避而不谈。其结果是,教学的重点是词和句子的解释及句子的语法结构分析。这种教学在起始阶段有较大的积极作用,但是,随着学习的深入,停留在词、句分析和理解的水平上是不够的。遗憾的是,这种知识碎片式的教学甚至在高中教学中也还是屡见不鲜的。

哈里斯(Z. S. Harris)指出,“语言并非是一些杂乱无章的词句,而是由连贯的篇章形式表现出来的。”语篇指的是实际的语言单位,是一次交际过程中的一系列连贯的语段或句子所构成的语言整体。它可以是对话,也可以是独白,它既包括书面语,也包括口语。在一般情况下,语篇是由一个以上的语段或句子组成,其中各成分之间在形式上是衔接的,在语义上是连贯的。如 I have a friend. His name is Bob Smith. He is a teacher. He teaches English in a primary school in Nanjing… 读起来比较连贯,可是如果写成 I have a friend. His father is a teacher. He often goes swimming. I like to play soccer with him. 就显得杂乱,不衔接,指代不清。尽管每一个句子语法结构正确,但形不成一个好语篇。这就是说,在入门阶段以后的教学中,必须重视语篇的教学,要分析各种题材、文体的口语语篇和笔语语篇的篇章结构,否则难以培养学生说出或写出逻辑思维清晰,语义连贯,表达形式正确的语篇来。

四、强调活动(activity

高中英语课程标准认为,课程内容是由六大要素组成,即主题、语篇、语言知识、文化知识、语言技能和学习策略。这六大要素是一个相互关联的有机整体,由这六大要素整合构成了英语的教与学的活动。在这个教学的过程中,主题提供意义情境,为开展主题探究、激活学生已有知识和经验创设平台;语篇为探究主题意义提供语言和内容素材,承载语言知识和文化知识。学生在探究主题意义的过程中,以语篇为依托,学习语言知识、赏析语言和语篇形式,运用学习策略,发展语言技能,拓展文化知识,理解文化内涵,促进思维品质和良好文化品格的形成。

活动是英语课堂教学的基本组织形式。英语教学活动以主题意义为引领,以语篇为依托、通过一系列体现关联性、实践性、综合型特点的英语学习活动将语言知识学习、语言技能发展、文化内涵理解、学习策略运用有机整合在一起,组成一个个连贯的学习单元,使学科核心素养的发展过程既是语言知识与语言技能整合发展的过程,也是文化感知、文化理解不断加深、优秀文化品格不断形成的过程;同时还是思维品质和语言学习能力逐步提升的过程。由此可见,活动是改变英语教学方式、培养学生学科核心素养的关键途径。

现在,试以 Languages Around the World 为主题设计一个单元的教学活动:1. 通过听说了解世界上语言的概况(Explore languages around the world);2. 阅读语篇研究母语——汉语(Study the Chinese language);3. 学习重点词汇与语法(Learn about the language);4. 通过听说讨论英语学习(Talk about English study);5. 读有关解决英语学习困难的语篇(Solve problems in learning English)并写自己的英语学习体会;6. 学习使用新的语言(Use the language)并进行自我测评(Assessing);7. 通过泛读和看视频拓宽视野(Widen your horizons),8. 讨论外语学习的重要性(Discuss why learning foreign languages is important)以及世界各国重视外语教学的情况;9. 通过做研究项目(Make a project)让学生用问卷调查了解一个群体中每个人学外语的动机、兴趣、困难、解决方法和策略等,并写出报告,可以文字、图片、幻灯片等形式向全班汇报。

一系列的主题活动整合了语篇、文化知识、语言知识与技能,并在有关听说读写等部分溶进了学习策略,最后,不仅通过测评方式,而且指导学生动手、动脑自己进行具有创造性的研究项目,训练综合运用语言的能力。

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语言技能加了“看”(Viewing)这项技能。语言有有声语言(verbal language)与无声语言(non-verbal language)两种。伴随听、说、读的过程中都会有说话人的表情、手势、动作,阅读材料也常配有直观图片和图表等,因此,在语言学习中,视听说一直备受重视,不过没有把“视”或“看”与其他 4 种技能放在同等的地位。当今时代,由于信息技术的高度发展、互联网的普遍运用,视频同音频材料几乎同样普及,在外语教学中,增加 Viewing 这项技能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听、说、读、看、写五项技能的相互关系从下图可以知道,“看”通常与听、说、读一起发挥作用。一般说来,学习者通过听、读、看接受和理解信息,通过说、写产出语言和表达思想,而在说的时候会用到从“看”学来的非语言形式表达自己的情感,如摆手,耸肩表示“不知道”或“无可奈何”之意。图标中的箭头表明了 5 项技能的功能(领会或复用)、语气(口语或书面语),以及他们之间的关联与相互促进的作用。这里无需笔者用文字赘述,读者通过“看”图中的箭头便可领会其中之意了。

 

 

1. 听、说、读、看、写五项技能的相互关系(点击查看大图)

 

综上所述,语言能力重在运用能力,但是语言能力的培养必须建立在语言知识与技能训练的基础之上,而这个训练的过程又必须将主题、语篇、文化知识和学习策略整合在一起,用主题活动串联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并不断循环、发展。教材的编写按照这样的思路进行,教师和学生在利用教材进行教与学时也要有新的思路。教师的作用主要是启发、指导和帮助学生,而不是代替学生。学生围绕主题通过听、读、看输入语言和文化信息,自主探究、发现和感悟、解析与释疑、体验与赏析,内化与整合语言和文化信息,生成和创建自己的思维与语言,并成功地表达出来。这就是学生发展语言能力的路径。

 

参考文献

Cohen,A.D.& Ishihara,N. (2013). Pragmatics. In Brian Tomlinson edited   Applied Linguistics and Materials Development.[M] London: Bloomsbury. 113-123

张国扬 朱亚夫.外语教育语言学.[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9.52-108

Leech, G. (1983). Semantics. Harmondsworth: Penguin.

Harris, Z. S. (1952). Discourse Analysis. [J]Language. Vol.28. USA.

刘道义. 启智性英语教学之研究. [J]课程·教材·教法.2015.1. 80-90.

 

Copyright© 2005-2017 Guangxi Teachers Education University,College of Elementary Education,GTEU.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ed times:624283

建议使用Internet Exp1orer 6.0及以上浏览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

设计与维护:蓝卫红(lanweihong1@126.com) 农民强(nmq@163.com) 欧黄海(ouhh@163.com)

广西师院网络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