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言学习和外语教学理论


徐芬 董奇等:小学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

                                      小学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

                                                徐芬  董奇  杨洁  王卫星  

原文见:http://wenku.baidu.com/view/30267005e87101f69e319563.html 

 

         引言

    研究者对语音意识( phonological awareness)发展研究的兴趣源于对语音意识与阅读发展之间关系的关注。近20年来,不断有研究证实语音意识对于阅读发展的重要意义[ 1 ] ,但至今为止,研究者对于语音意识结构中各成份在阅读发展中的作用问题还没有一致的结论,如目前对于押韵意识或音位意识对于阅读发展的作用,研究者之间仍然争论不休;这些争论直接涉及到语音意识的发展对继后学习阅读的作用问题[ 2~5 ] ,也引发了语音意识的发展问题。
     语音意识发展的研究主要考察语音意识结构中不同成份随着年龄而出现的顺序。Goswami和Bry2ant (1990)曾对此做了较好的解释[ 6 ] 。他们认为,语音意识由三种形式组成, 每种形式对应于把词(word)分割成声音的一种方法。首先是把词分割成音节,相对应的语音意识就是音节意识( syllable awareness) 。由于音节是最容易识别的言语单位,因为它直接与口语中的声音相对应,因此音节意识被认为是语音意识三种形式中最为简单的,是其他语音意识形式发展的基础。分割词的第二种方法是把词中的每一个音节分割成音节内单位( intrasyllabic units) ,如首音(onset,即音节内的第一个音)或韵脚( rime,音节内除第一个音以外的部分) ,对应的就是首音- 韵脚意识(onset - rime awareness,即知道right是由/ r /和/ ait/两个单元组成) 。如果儿童已经具备了押韵概念(如知道bat和hat是押韵的) ,那么首音- 韵脚意识就显得很容易了。分割词的最后一种方法就是把词分割成一个个的音位,对应的就是音位意识( phonemic awareness,即知道Cat是由/k /、/1 /和/ t/三个音位组成) 。由于在口语中很少以音位作为交际单位,因此音位意识是语音意识中最难的。
      从目前研究现状看,绝大部分研究结果与Gos2wami和B ryant的观点一致,即语音意识涉及到三个主要的单位,按照从大到小的次序分别为: 音节意识、音节内单位(主要指首音- 韵脚)的意识、及音位意识[ 7~9 ] 。在发展过程中,大的单位先于小的而出现。在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中,研究者发现, 3岁左右儿童不仅有了音节意识,而且开始出现首音-韵脚意识[ 10, 11 ] 。与此相比,音位意识的获得与读写能力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一般来说,只有儿童开始接触书面文字后,音位意识才可能发展。因此它不可能是自然的认知成就,而需要外显的经历才能得以发展[ 3, 10 ] 。
        相似的结果也在除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中得到证实,但同时也出现了与普遍性发展次序不一致的现象[ 12~15 ] 。例如,一些研究者认为押韵意识先于首音意识而发展[ 7 ] ,另一些研究者则在其他语言中发现首音- 韵脚意识作为一个整体几乎同时出现[ 12, 13 ] 。
     不同语言背景中研究结果的不一致性促成了语音意识的发展是自然的过程还是与特殊的语言经历有关的争论[ 7, 13 ] 。前一种观点认为,语音意识的发展就像是儿童早期语言发展一样,更多的是一种自然成熟的过程,即语言能力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某种语音意识;因此,可以认为语音意识的发展取决于一般语言能力( general language capacity),主要指听说等的语言能力)的发展,开始于最简单的形式(如押韵) ,然后朝着更高水平、更为精细化的形式(如音位)迈进。此为渐进发展假设( developmental p rogression hypothesis) 。而后一种观点则认为语音意识结构中各成份的发展取决于儿童在某方面所接受的语言训练,因此各个成份发展之间是相互独立的;例如,押韵意识的发展对音位意识没有影响,而押韵意识先于其他语音意识发展完全是由于儿童早期在此方面接受了大量的押韵游戏或与此有关的练习。此为独立发展的假设( developmental independence hypothesis) 。
        这方面的争论加深了研究者在跨语言范围内研究语音意识的兴趣, 特别是英语作为第二语言(ESL,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学习中语音意识的发展[ 1, 12~14 ] 。研究者一般的假设是:把母语作为特殊的语言经历,如果在英语语音意识发展过程中,作为第二语言的英语语音意识和作为母语的发展过程一致,说明语音意识的发展没有受先前经历或特殊语言经历的影响,其发展更多地遵循自然的过程,或取决于一般语言能力的发展水平。
      从目前的研究看,跨语言的语音意识研究大多限于拼音文字体系中,而且大多数研究着重于探讨语音意识对第二语言学习的影响[ 1, 14~17 ] ;只有一个研究探讨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发展[ 14 ] ,他们的研究证实了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特点与英语为母语的大致相同,但汉语儿童的末位音位意识发展得较早。由于该研究以二年级及以上的学生为对象,只探讨了押韵与音位两种语音意识的成份,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系统地考察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过程。
     由于汉语所属的表意文字体系与英语所属的拼音文字体系在许多方面有巨大的差异,因此本研究的假设是:语音意识的发展在一般进程上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但会受母语特殊的语音体系影响;体现在本研究中,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既具有英语国家儿童发展的共同性,又可能有自己的特点。
     基于上述假设,本研究着重探讨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过程与特点。研究首先采用短期纵向研究的方法考察刚入学的一年级儿童在英语语音意识上所经历的发展过程,然后从横向研究的角度考察了一、三、五年级接受英语教学的儿童在英语语音意识上的年龄特征。

 

2 研究方法(略)

3 结果与分析(略)

4 讨论

 

 

     4.1 一般语言能力在语音意识发展中的作用
     根据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趋势或特点,我们的研究结果似乎更容易用渐进发展假设来解释,即语音意识是按照一定的先后次序自然发展起来的;语音意识的发展始于最简单的押韵形式,然后朝更为高水平的首音及音位意识迈进(见图1,2) [ 10 ] 。
     在纵向研究中刚入学的一年级儿童还没有进行过系统、正规的英语学习,但他们在英语语音意识上的发展过程基本上遵循了以英语为母语儿童的发展过程,也与ESL 儿童的相似[ 7, 10~13 ] ,即在押韵意识水平上明显地好于其他语音意识,并在一年级期间有了较快的发展; 由于一年级的英语教学时间少(每周二课时) ,没有进行字母与拼写规则等句法或语法上的教学,我们以为这种进步主要来自于儿童已经发展起来的语言能力。也就是说,即使儿童没有学过英语,由于其已经发展起来的语言能力,使得他们有能力认识到英语中一些鲜明的语音特征,如押韵。这一观点也可以从其他一些相关的研究得到证实[ 4 ] 。
      因此,我们认为语音意识的发展似乎更多的是自然成熟的过程,即一般语言能力的发展在语音意识的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正如Chueng(1999)所提出的那样,最简单的语音意识几乎是自发且内隐的,大致反映了儿童对声音的敏感性。
      4.2 不同语言背景下语音意识发展的共同性与差异性
      正如我们在前言中所假设的那样,本研究结果除了发现英语语音意识发展的共同性外,确实也发现了不一致现象,主要集中在末位音位意识的发展趋势与特点上。从图1和图2可见,汉语儿童完成英语末位音位任务的水平几乎与押韵意识任务的水平一样,而国外一些研究却发现末位音位意识与首音意识同时发展[ 3, 7, 13 ] 。
      本研究结果并不是偶然的,在丁朝蓬和彭聃龄(1998)的研究中也发现汉语儿童英语的末位音位意识发展得较早,而且在整个小学期间没有变化。本研究的结果不仅进一步证实了末位音位意识与押韵意识同时发展,而且发现了末位音位意识先于首音意识发展的特点。另外我们还发现,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儿童在末位音位任务上的正确率在不断地提高,这一结果与丁朝蓬等的不一致[ 14 ] 。究其原因可能是由于被试所处的年级不同,也可能由于被试在英语学习经历上的差异所造成,譬如研究者所选择的学校是否像我们所选的小学一样每周只上二节课的英语? 等等。
      如何解释本研究中末位音位意识几乎与押韵意识同时发展的现象? 我们认为这与英语和汉语的语音特征有关。在英语中形音联结( Grapheme - Phoneme Correspondence, GPC)很紧密,而且音节、押韵、首音与末位音位特征也很明显。也就是说,在自然语言(主要为口语)的习得过程中,儿童可以通过形音联结而直接(或许是内隐的)获得这些知识[ 3 ] 。这不仅是首音意识与末位音位意识同时发展的原因,也是以英语为母语的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早于以汉语为母语的儿童汉语语音意识的发展的主要原因[ 1, 9, 11 ] 。
      以此为基础,我们认为,由于末位音位的语音特征很鲜明,而在汉语中又没有相似的结构,因此受到汉语儿童的特别“注意”,并形成清晰的“认识”,由此促使汉语儿童获得较高水平末位音位意识,并成为与押韵意识发展水平相当的语音单位。
      汉语儿童在末位音位意识上的这种特殊性说明了在语音意识的自然发展进程中,母语的语音结构或特征确实也起着一定的作用。这一点也反映在汉语儿童汉语语音意识的发展研究中,即与英语儿童的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水平相比,汉语儿童在汉语语音意识的发展上明显地落后。而其中的主要原因也与英语和汉语的语音结构有关[ 9, 1 ] 。由于汉字是单音节的,儿童在说一个字的时候很难觉察到声母(即首音)与韵母(即押韵或称韵脚)的组合,也就是说,由于汉字的非拼音特征,使得儿童在学前所受到的语音上的拼读经历要少于英语儿童;而英语由于使用拼音文字,拼读的特点使儿童相对容易地注意到各部分语音的组合,因此对于押韵及首音意识早在幼儿时期就出现了,而对汉语的押韵意识(字水平上)只有入小学以后,特别是在拼音教学后才会较大的发展[ 9, 11 ] 。
      从上述分析中可以进一步证明我们在引言中的假设,即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既具有英语国家儿童发展的共同性,又可能有自己的特点;在发展的进程上主要是自然成熟的过程,但会受母语特殊的语音体系的影响。

     5 结论

        从本研究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
        (1)在英语语音意识任务上,刚入学儿童完成各任务时的正确率不同,表现为押韵意识与末位音位任务上的正确率高于首音意识任务,首音意识任务上的正确率又高于音位计数任务;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儿童在英语语音意识的发展上一直保持这种趋势。
        (2)小学儿童英语语音意识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在所有语音意识任务上,反应正确率都在不断提高;但任务之间的发展水平却有差异:押韵意识与末位音位意识一直处于领先水平,其次是首音意识,最后是音位意识。

[参考文献]
1  McBride2Chang C, Kail R1 Cross2culture similarities in the p redictors of reading acquisition1 Child Development, 2002, 73 ( 5 ) :1392~1407
2  Hatcher P J, Hulme C1 Phonemes, Rhymes, and Intelligence as Predictors of Children’s Responsiveness to Remedial Reading Instruction: Evidence from a Longitudinal Intervention Study1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999, 72: 130~153
3  Cheung H1 Imp roving 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word reading in a later learned alphabetic scrip t1 Cognition, 1999, 70: 1~26
4  SiokW T, Fletcher P1 The role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visual2orthographic skills in Chinese reading1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01, 37 (6) : 886~899
5  Muter V, Hulme C, Snowling M, et al1 Segmentation, not rhyming, p redicts early p rogress in learning to read1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1997, 65: 370~396
6  Goswami U, Bryant P1 Phonological skills and learning to read1 United Kingdom: Erlbaum, 199017  Treiman R, Zukowski A1 Levels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1 In: SBrady, D Shankweiler ( Eds1) 1 Phonological Processes in LiteracyHillsdale, NJ: Erlbaum, 1993: 67~83
8  Chueng H, Chen H, Lai C, et al. The development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effects of spoken language experience and orthography.Cognition, 2001, 81: 227~241
9  Xu F, Dong Q, Yang J, et al. Development of Children’s Chinese Phonological Awareness ( in Chinese ) . Psychological Science,2004, 27 (1) : 18~20 (徐芬,董奇等. 小学儿童汉语语音意识的发展. 心理科学,2004, 27 (1) : 18~20)
10 Bryant P E, MacLeanM, Bradley L L, et al. Rhyme and Alliteration, Phoneme Detection, and Learning to Read.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1990, 26 (3) : 429~438
11 Carroll J M, SnowlingM J, Hulme C, et al. The developmental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in Preschool Children.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03, 39 (5) : 913~923
12 Durguno? lu Y, NagyW, Hancin2Bhatt B. Cross2language transfer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Journal of Education Psychology, 1993,85: 453~465
13 Cisero C A, Royer J M. The development and cross2language transfer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Contemporary Educational Psychology, 1995, 20: 275~303
14 Ding Z P, PengD L. Chinese children’s English 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spelling ( in Chinese) . Acta Psychologica Sinica, 1998,30 (3) : 248~253 (丁朝蓬,彭聃龄. 汉语儿童英语语音意识与拼写. 心理学报,1998, 30 (3) : 248~253)
15 Chiappe P, Siegel L. 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reading acquisition in English and Punjab Speaking Canadian children.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1999, 91 (1) : 20~28
16 Comeau L, Cormier P, Grandmaison E, et al.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phonological p rocessing skills in children learning to read in a second language.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1999, 91: 29~43
17 Quiroga T, Lemos2Britton Z, Mostfapour E, et al. 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beginning reading in Spanish2speaking ESL first graders.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 2002, 40 (1) : 85~111
18 Bradley L, Bryant P E. Categorizing sounds and learning to read: A causal connection. Nature, 1983, 301: 419~421

 

Copyright© 2005-2017 Guangxi Teachers Education University,College of Elementary Education,GTEU.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ed times:636638

建议使用Internet Exp1orer 6.0及以上浏览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

设计与维护:蓝卫红(lanweihong1@126.com) 农民强(nmq@163.com) 欧黄海(ouhh@163.com)

广西师院网络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