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言学习和外语教学理论


何自然:Grice语用学说与关联理论

             Grice语用学说与关联理论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何自然

   提要:Grice语用学说提出语用学理论旨在解释听话人如何理解话语的意图,但其合作原则不能充分解决这一问题,关联理论则认为,人们是根据人类认知假设去理解话语的,而人类认知假设的条件是关联原则,即根据相关联的信息认知事物。关联是正确认知的基础。文中分析了二者理论上的差别,认为关联理论是语用研究上的新进展。
   关键词:语用学,Grice,关联理解

      一、Grice语用学说与关联理论的差异
      Grice于1967年在哈佛大学所作的演讲(William James Lectures)’至今已过去二十
多年了,但西方语用学界仍然认为他的理论给新法语用学打下了基础。新法语用学是一
种理解话语的理论,它认为,语用学研究的一个核心问题是面对可作多重理解的话语,听
话人如何通过语言信息而最终得以确定其含义。听话人的任务是正确理解说话人意欲让
他/她理解的话语;而语用学者的任务则是解释听话人理解话语的过程。 
      Grice提出交际的合作原则,强调交际中的暗含意义。他认为,要理解说话人在话语中有意的暗示(即implicature),靠的不是语言解码(decode),而是语用推理(infer)。语用推理是根据语境假设(contextual assumptions)以及交际的一般原则作出的。Grice的会话含义学说的出发点是,人们相信,说话的时候要相互合作,要遵守一些诸如真实、充分、关联、清楚等原则和准则。这个观点引起语用学界兴趣,成为当今语用理论研究的基础。 
      但是,Grice的学说留下不少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合作原则诸准则的性质及来源不够清楚。人们怀疑,交际是否必须合作?说话人是不是必然地遵守着真实、充分、关联、清楚的原则或准则?这里的关联的定义又是什么? 
      Grice的语用理论对这些问题都没有交代清楚。同样,他也没有交代他那些合作原则和准则的来龙去脉,没有交代人们是如何掌握这些东西的。人们不清楚这些原则和准则是不是普遍适用于各种语言的交流。如果普遍适用于各种语言交流,那么是不是人们天生就懂得遵守?它们有没有带上说话人的文化特征?如果带上文化特征,操用不同语言的人们在应用这些原则和准则进行交际时就必然会出现差异。这一来,又怎么可以说它们是普遍适用的呢? 
      上面提到的一连串问题,Sperber和Wilson在她们的专著Relevance£: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1986)中作了回答。这就是近年来给西方语用学界带来较大影响的关联理论。这种被称作认知语用学的关联理论看上去同Grice学说相去甚远。Grice学说与关联理论的差别在什么地方呢? 
      第一,Grice过于强调要遵守合作原则诸准则了。他把“真实”准则看得特别重,说如果违反这个准则,按西方的文化标准足以构成道德问题云云。但是,Sperber和Wilson却不承认有这条准则。按照关联理论的观点,关联才是交际中最基本的一条原则。这不是因为说话人必须遵守这条准则,而是因为关联是认知的基础。 
      第二,Grice又过于强调违反准则的作用了。他列举了一系列违反准则的方法,提出说话人可以故意地公开违反准则,其目的是使听话人识破并理解其违反准则的意图(如让听话人准确理解反语和隐喻)。Sperber和Wilson对此持反对意见。她们更认为反语和隐喻等语言现象纯粹是语体学上的形象表达,与违反准则无关。 
      第三,Grice只讲交际话语中的“暗含”(what was implicated),不讲交际话语中的“明说”(what was said),但Sperber和Wilson却对“明说”给予同样的注意。歧义的消除、指称的确定等语用因素,是Grice所说的what was said(“明说”)的问题,与what was implicated (“暗含”)无关。关联理论提出来之后,关于交际话语中明说与暗含的区别,以及真值条件意义和非真值条件意义的区别,有过大量的论述值得我们注意。
    此外,Grice的新法语用学对交际中的语境假设(即context)问题还留下一连串的问号。例如下面这句话: 
      I’ve got a lot of work to do. 
      这时,说话人主观上要表达的可能是“明说”: 
      a.The speaker believes that he has a lot of work to do. 
      也可能是“暗含”: 
      b.The speaker regrets that he has a lot of work to do. 
      再如Mr. Thatche: 在电视讲话中说的一句话: I always treat other people’s money as if it were my own. 
      要准确理解这句话,语境假设十分重要。因它暗示的意思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如果设想Mrs Thatcher十分看重她自己的金钱,这句话就暗示她对别人的金钱也十分吝惜;但如果设想她自己是有选择地花钱的,那么这句话就暗示她对别人的钱也会有选择地使用。 
      以上例子表明,听话人赖以准确理解话语的语境假设并非事前固定、静止不变的。关联理论认为,语境也是推进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它也受着总的语用原则—关联原则所统辖,影响到话语中明说与暗含的内容会因所处的语境不同而产生不同的理解。 
      二、Sperber和wilson的关联理论 
      关联理论没有规则,也没有准则需要遵循,它的形成基于几个十分简单的看法: 
      第一,每个话语都可有多个理解(即可以按明说、暗含和不同语境作出多种理解); 
      第二,听话人不一定在任何场合下对话语所能表达的全部意义都获得理解; 
      第三,听话人往往用一种单一的、十分笼统的标准去理解他/她听来的话语; 
      第四,这种标准足以使听话人对话语认定一种唯一的理解,排除其他可能的理解。 
      关联理论指出,理解话语的标准是人类认知假设。而人类认知假设认为:人类认知事物时总遵循着一条sperber和Wilson称之为关联的原则,即根据与之有关联的信息来认知事物。
关联指的是语境效果和所付出的努力。当新的信息(话语)处于以下三种情况,并足以影响到现时的语境假设时,听话人就要付出努力求得语境效果: 
      第一,新的信息使现时的语境假设获得加强。例如: 
      A:What happened at work today? 
      B:I got fired. 
      B说他被开除这个新信息使“发生了某事”这个语境获得加强。 
      第二,新的信息与现时的语境假设产生矛盾或该新信息足以否定现时的假设。例如: 
      A:Would you like something to eat? 
      B:I’ve just had lunch actually. 
      B说的“已吃过午饭”这个新信息,与A估计B未吃过或者想吃点什么这类假设相悖。 
      第三,新的信息使现时的各种假设综合在一起,产生新的语境暗示。例如: 
      He went to McDonald’s. The quarter pounder sounded good and he ordered it. 
      新的语境暗示指逻辑暗含。它的产生不能单靠新信息,也不能单靠语境假设。上面句子的the quarter pounder是新信息,但离开了“去McDonald’s吃便餐”这个语境假设,新的语境暗示(即McDonald’s出售的夹有重1/4磅肉的汉堡包这个逻辑暗含)就无从产生。因此,要找出新的语境暗示,必须靠新信息和语境假设两者的结合。 
      Sperber和Wilson宣称,当且仅当新的信息在某一特定语境中取得语境效果,该新信息才算与该语境有关联;而且,取得的语境效果越大,表明话语与该语境的关联越强。 
      然而,语境效果并不是随意就获得的,人们要在推理思考方面付出一定的努力才可能获得语境效果。在付出努力后人们的话语是否获得语境效果则取决于以下三种因素: 
      第一、要看话语是否复杂; 
      第二、要看语境是否明确; 
      第三、要看在这个语境下为求得话语的语境效果而进行推理时付出了多少努力。 
      如果话语同语境之间欠缺一分关联,推理思考时就得多付一分努力。例如前面关于
McDonald’s和quarter pounder的例子。如果听话人从来没有光顾过这种连锁店,他/她
就要费较大的努力才会找到McD0nald’s和 quarter pounder的关联,从而取得语境效果,最后理解这句话。所以,为求得语境效果,信息与语境的关联越弱,听话人需要付出的努力就越多;而需要付出的努力越少,话语同语境的关联必然越强。 
      每一个话语都会建立起一种关联,围绕着关联就可以定出理解某一话语的标准。Sperber和Wilson在自己的理论中提出“最佳关联”的概念,这正是听话人为理解话语时希望获得的。下面谈谈最佳关联的问题。 
      理解话语时获得最佳关联的条件是: 
      a)话语的语境效果足以引起听话人的注意; 
      b)听话人为取得语境效果付出了努力。 
      听话人为准确理解话语而刻意追求的是最好的语境效果。一般说来,所谓最好的语境效果是指听话人当时无法从别的话语和语境中获得的;而所谓语境效果的好坏又取决于听话人对现时语境假设的认知。例如上面McDonald’s的例子。如果听话人去过这种连锁店,吃过那里的东西,知道quarter pounder是什么,他会轻而易举地找到说话人那句话的关联性,从而获得最佳的语境效果。再如,某人进入大厅内准备作重要讲演, 
      但他站到讲台上对听众说的第一句话却是: 
      Ladies and gentlemen,I have to tell you that the building’s on fire. 
      说话人说的the building是有所指的; 不同的指称会引起不同的语境效果。当听众人听到the building,他们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准备听演讲的这座大楼。显然,他们“现时所处的这座大楼着火”这样的语境效果足以引起听话人的注意。他们首先考虑的是如何立即逃出这座大楼,而不是作为听众在正常情况下应当做的那样:专心致志地倾听演讲人的演讲,不受其他无关的话语干扰。这个例子中的这句话本身表明了那不是说话人的正常讲演,于是就产生出同听讲演完全不同的语境效果。 
      在其他的一些场合,听话人可能不容易理解说话人的意图。语境和话语内容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组合;而对出现的每种不同的组合,听众都要付出努力进行推理思考,以取得较好的语境效果。此外,说话人也要注意使自己的话语不致于误导听话人,避免让他们误解话语的意图,为此必须注意使自己的话语获得最佳关联。 
      不过,不一定每句话都具最佳关联。例如,甲准备出门,乙提醒他外面正下着雨,但
甲早就知道了。这时候乙的话没有产生语境效果,因这个信息对甲来说,关联性并不明显。然而,乙的话甲仍然可以理解、可以接受,.因为他明白乙的话同当时的语境有密切关联。
Sperber和Wilson认为,关联原则实际上是理解话语的语用标准。 
      三、关联原则可以取代合作原则 
      我们曾经指出,理解话语的标准是人类认知假设。而人类认知假设就是指Sperber 和Wilson称之为关联的原则,这一来,理解话语的标准就与关联原则相一致:当且仅当说话人认为他/她的话语已提供了最佳关联,听话人才能对话语有一个正确的理解。 
      我们也说过,理解话语时获得最佳关联的条件之一是听话人要为取得语境效果而付出努力。我们设想,理解话语时,听话人往往从一个很小范围的语境开始。比如,从说话人先前所说的话语提供的语境开始进行推理思考,看能否为当前的话语取得语境效果。如语境效果不佳,当然会影响话语的理解。这样,听话人在推理思考时就会付出更多的努力,进一步拓宽语境,使话语与语境之间获得最佳的关联,从而最终做到正确理解说话人的意图。 
      为了理解话语,Sperber和Wilson的关联理论可以取代Grice合作原则。关联理论没有准则,也没有说话人要遵守的规则;它只描述了人们对每个话语的认知过程;话语本身和语境具有关联性,这种关联使人们对说话人的意图作出合理的推论,从而对话语作出正确的反应。关联是正确认知的基础。关联理论认为说话人不是有意违反什么准则来使听话人理解自己所说话语的意图,更不会把人们常见的隐喻、反语等语言现象看作是违反准则的表现。 
      关于隐喻,Sperber和Wilson认为那不外是一种随意的言谈。人们随意交谈时无须遵循什么真实准则,因而无须刻意去追求话语必须真实。随意的言谈往往包括说话人使用隐喻,让听话人去推理、联想,求得话语和语境之间的最佳关联。同样,反语不外是话语的模仿和重复,但说话人在模仿、重复的话语中持与之相反的意见。在无须遵循真实准则的言谈中,人们无须只讲他们自己相信是真的东西。这一来,反语就可能在这样的言谈中出现。总之,隐喻也好,反语也好,随意的言谈也好,模仿的言谈也好,都丝毫没有离开正常的交际准则。 
      对隐喻、反语的理解与话语的间接性有关。例如,可以从John is a lion这句话间接理解为John is brave。要理解话语的这种间接性,听话人必须付出努力,当然要比单从字面上的John is brave作直接理解多付一分努力。从隐喻Johnis a lion那里获取语境效果的办法是努力寻找关联:有许多不同程度、不同类型的勇敢,说话人的意图是要表达John就象狮子那样勇敢。这样的语境效果是听话人付出努力进行推理思考换来的。 
      我们上面分析了Grice语用学说与关联理论的差异,但两者也有一些共通的地方。关联理论是在Grice学说的基础上提出的。Grice关于语用学理论的目标是“解释听话人如何领会话语的意图”这个观点,被提出关联理论的Sperber和Wilson接受了;她们还承认推理在理解中的重要性;尽管同Grice的思路有所不同,她们还是同意Grice关于交际总原则在推理过程中的作用。 
      从Griee的会话含意到Sperber和Wilson的关联理论,这是语用学理论的又一个新发展。关联理论的潜在解释能力给语用学和心理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的综合研究展现了一个美好的前景。 
      (摘自:《外语教学与研究》1995年第4期)

Copyright© 2005-2017 Guangxi Teachers Education University,College of Elementary Education,GTEU.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ed times:640898

建议使用Internet Exp1orer 6.0及以上浏览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

设计与维护:蓝卫红(lanweihong1@126.com) 农民强(nmq@163.com) 欧黄海(ouhh@163.com)

广西师院网络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